首頁
八卦板表特板台劇板 西施板 女板 電影板 車板 通訊板 韓綜板 媽寶板 電蝦板 省錢板 男女板 婚姻板

PTT


前情提要: 阿波羅殺害了俄里翁,阿提密斯大為震怒, 卡珊德拉也因此被阿提密斯脅持, 昏迷之時,卡珊德拉夢見了阿波羅與阿提密斯的過往, 曾經相依為命的兄妹,為何關係會演變至此? 正文開始: 卷六、當烈陽焚燒大地   『其實,妳是個溫柔的女孩。』   卡珊德拉也不明白自己為何有勇氣對夜之女神說出那樣的話。或許她之所以敢這麼做 ,是緣於阿波羅的庇佑,若不是阿波羅,她就不會有預知能力,也無法在夢裡看見阿提密 斯兒時的模樣;卡珊德拉雖然對兄妹間的事情不太了解,但她相信著,既然他們曾經如此 親密地相依為命,那份手足之情即便是經歷了數百年,也難忘卻的。   聽聞此話,阿提密斯的眼神依然冷斂而深邃。女神凝視著卡珊德拉的雙眼,意圖從中 讀取某種訊息;卡珊德拉沒有迴避,回以真誠注視;只是,她忽然感到有些不捨--對於 阿提密斯痛失愛人卻又表現得如此冷淡的模樣,這要多麼絕望才能做到?   良久,女神開口說道:「妳有預知的能力。」   卡珊德拉並不曉得她是如何得知的,只是點點頭。   「這樣的能力,是妳天生就有的麼?」阿提密斯的眼神透著狐疑。   「不,是阿波羅大人賜予的。」卡珊德拉照實回答。   阿提密斯的雙眼瞇得更細了,像老鷹一般銳利。   「那傢伙為何要這樣做?」阿提密斯的聲音低沉,卻有十足的力量,「我不認為他是 那種會把力量賜予人類的神。」   祭司嚥了口沫,有些緊張,「卡珊德拉不敢揣測神意。」   阿提密斯對這樣的回答並不意外,卻也冷笑了一聲。   「呵。」   女神看起來饒富興致,卻不懷好意。   見她如此,忽有一股不祥的預感自內心深處渲染開來,令祭司為之一震,她慌忙說: 「卡珊德拉有幸承接阿波羅大人的聖命,引導信徒面向光明,已是感激不盡,卡珊德拉敬 愛光明之神,除了最真誠的信德,實在無以回……」   「別在跟我說這些,我早就聽膩了。」阿提密斯不耐煩地打斷她,「阿波羅實在把他 的信徒教育得非常乖巧,這點確實是我望塵莫及的,呵呵……也罷,我到人間的目的從來 都不是凝聚信仰,那些事情就讓其他主神去操煩就好。」   卡珊德拉不知如何回話。見此,阿提密斯再次露出冰冷的笑容說道:「妳還不懂我的 意思嗎?顯然啊,妳對於自己侍奉的究竟是怎麼樣的神……並不了解。」   「我的確不了解,但……」   在任何時候,卡珊德拉都不允許自己去猜測阿波羅的心思,她認為那是一種冒犯。但 阿提密斯確實說出了她不願面對的事實。只是,面臨成堆的疑問,她究竟是畏懼,還是抗 拒真相?卡珊德拉知道,這是身為祭司的挑戰,每當這些問題困惑著她,她會想著祭司戒 律。身為祭司該如何才能免於踰越人神間的分野?最好的做法是--停止往下想,將心思 凝聚在信仰本身,不是麼?   「或許他在您的心中沒那麼好,但是,在信徒的心中,他是照耀一切的光。」卡珊德 拉堅定地說。   「並非是要打破妳對主神的美好想像,而是要提醒妳,人類對神族而言簡直跟螻蟻沒 兩樣,是的,我要說的是,妳若選擇一廂情願地盲從,就不要怪祂總有一天會背信忘義, 對你們棄之而不顧。」   「那樣的事……是不可能的吧!」卡珊德拉搖頭。   「阿波羅向來對人間的瑣事視而不見,對他而言,這一切都微不足道。」   「不對!」   卡珊德拉不明白為何阿提密斯如此憎惡她的兄長,但此刻她卻也不敢妄加斷言,只是 在腦中不停覆誦著祭司誡律,「不……光明之神始終照耀著我們。」她喃喃說,「阿波羅 披戴榮光,將祂的恩賜分予每一位子民。」   阿提密斯笑了笑。   「那麼妳就看清楚吧!」   說罷,女神緩緩抬手,四周的景色開始有了變化。   隨著她的手上揚,黑夜的面紗像是被撩起一般逐漸褪去,月亮的輪廓隨著愈來愈明亮 的天空而淡,氣溫變得愈來愈炎熱,轉眼間,一輪令人無法直視的太陽,驅散重重雲靄, 乍然暴閃,大地蒸騰了起來,樹林與草地被奪去了水分,逐漸泛黃、萎縮最後枯死。   「這是……」   卡珊德拉揚起袖子遮住陽光,她的眼睛幾乎睜不開。   「妳的主神,就是這般任性。」阿提密斯面對酷熱仍不為所動,「為了找到妳,他讓 白晝永不消止,讓夜晚永不到來,讓烈陽曝照世間每一個角落。」   強光與熱氣使大地像是燃燒了起來,發狂般的熱浪使卡珊德拉一陣暈眩,她勉力站穩 腳步,看著腳下的草苗逐漸枯死,土壤逐漸裂開,所有的樹木皆成枯槁,鳥兒棄巢離去, 溪河盡成乾渠,徒留魚蝦死屍。   「這就是他。」阿提密斯說,「這就是你的主神阿波羅的真面目。」   「快停止這一切……」祭司慌張地說,「這……已經持續多久了?」   「至少三天囉。他要真有能耐,就會立刻找到妳,而非拿這些無辜生命當出氣的對象 ,是吧?」   「求求您,將我送回特洛伊!」卡珊德拉哀求,「阿提密斯大人!」   「要是我不想?」   「為什麼?」卡珊德拉焦急地拉住她的手,「妳怎能如此殘忍?」   「妳說我殘忍?」阿提密斯憤而甩開她,卡珊德拉跌在地上,女神怒斥:「開什麼玩 笑?要我送妳回去,怎不問阿波羅為何要殺俄里翁?究竟是誰比較殘忍?妳要搞清楚了! 愚蠢的女人,難道妳以為我為什麼帶妳到這裡?就是要讓他找不到妳!我要讓他體會我的 感受!讓那個自私的王八蛋付出代價!」   「眾神間的相爭……」卡珊德拉低著頭,悲傷地說,「我看見波賽頓與雅典娜的戰爭 ,使人民苦不堪言,難道,你們兩個也……」   此刻,無數個聲音進入卡珊德拉的腦海中……   漁夫:「都是雅典娜的錯,竟然讓毒草生到海裡,把魚群都毒死了。」   農夫:「波賽頓亂起洪水沖毀我們的農作物,該受報應的應該是你們!」   牧羊人:「阿波羅將所有的牧草曬枯,羊隻都餓死了!」   不!!   卡珊德拉努力將聲音趕出腦海,她哭著大喊:   「阿提密斯女神!求求您將我送回去!」   朦朧的雙眼中,女神的蹤影早已不見,她消失得絲毫不留痕跡。   不!!   祭司孤獨一人佇立在逐漸崩塌的世界,她焦急地奔走,迷失了方向,赤裸的腳底因滾 燙的沙而灼痛,她試圖召喚水元素作為防護,效果卻非常有限,空氣中彷彿沒有任何水分 可供驅役,她只能忍耐著酷熱,一步一步前進,尋找避蔭之處。   她在心中祈禱,期望災難能早日結束,期望光明之神能息怒,但她的禱音太過弱小, 被重重熱浪埋覆,沒能傳到阿波羅那裡。   「阿波羅大人……您能看見我麼?求您息怒,不要讓世界陷入苦難!卡珊德拉無法承 擔這樣的後果……」   「阿波羅大人,求您寬恕我、寬容世人,這一切非我所願,世人也不該蒙受此難!」   祭司不停祈禱,卻沒有任何回應。   烈陽始終高掛在頭頂,無謂她走了多久,腳下的影子始終沒有偏移半分,睜眼所見, 一切事物彷彿也沒了影子,石頭雖是石頭,卻沒有稜角,枯木亦然是枯木,卻失去陰影, 萬物盡在烈日曝照下失去完貌。   卡珊德拉的雙眼逐漸變得盲白,她懷疑自己眼前的事物,懷疑一切的真實性,這個世 界真的是她所居住的世界嗎?為何信仰不能為人帶來保護,反而造成如此巨大的毀滅?   卻在此時,滾滾沙塵中出現了幾道濛影,卡珊德拉勉力朝此前進,才看出那是兩位牧 者,驅使著瘦弱的羊隻行走著,卡珊德拉艱困地跑了過去,想出聲求救,卻口乾舌燥而不 能出聲,幸運的是,牧者們發現了她,待卡珊德拉終於抵達他們的位置,牧者之中的一位 中年女性,卻只對她說:   「我們沒有水可以分給妳。」   「抱歉……但我不是……」卡珊德拉虛弱地說。   「我們也沒有食物。」另一位男子冷酷地說,「如果妳覬覦我們的羊隻,那妳可以滾 了。」   「很感謝你們願意停下來等我,但我只是想請教,這裡是什麼地方?」卡珊德拉喘息 著問。   兩位牧者互看一眼,男牧者問卡珊德拉:「妳是什麼人?怎麼會獨自在這裡?」   卡珊德拉猶豫著該不該說出自己的真實身分,未幾,她沉痛地說:「我與我的朋友要 前往特洛伊朝聖,但一場沙塵暴讓我們失散了。」   牧女聞言,不悅地說,「朝聖?朝聖那個阿波羅?」她的神情中充滿失望與嫌惡,男 人亦是一臉不屑;見到此情此景,卡珊德拉內心極為難受,她強自鎮定回道:「我們希望 能了解,是什麼原因觸怒了光明之神,也希望能得知,有甚麼方法能使祂息怒。」   「我們如此敬仰祂,祂卻以此回報!」男子怒斥,「這樣的神!妳還奢望祂什麼?」   「即便如此我還是要去……拜託兩位了,請告訴我如何抵達特洛伊。」卡珊德拉堅定 地說,「或許我們都不了解祂,但正因如此,我更要去,我的信仰告訴我,光明之神正以 祂的力量驅逐邪惡,身為信徒,我們應心存正念,即便是如此煎熬的試煉。」   這時,卡珊德拉忽然感到有些後悔,她為什麼要說出這些話?   兩位牧者的臉色也忽然變得非常奇怪,卡珊德拉這才看清楚,牧者們的雙眼宛如枯竭 的水漥,毫無生氣,他們的臉乾燥得像是斑駁的羊皮紙,卡珊德拉赫然退後,同時女牧者 低喃了一句她從未聽過的語言,那句謎樣的詭譎話語令卡珊德拉在酷暑之中起了陣寒意。   而當她有了「逃」這個念頭時,卻驚覺腳下黃沙竄出一只腐爛的人手,緊緊抓住她腳 踝,「啊啊!!」她恐懼地大叫,試圖呼喚水元素之力保護自己,空氣中卻連一丁點的水 分都沒有。   男女牧者的面容逐漸融化,變得更加頹敗、枯萎,他們逼近卡珊德拉,腐爛的手掌攫 住她的咽喉,發出如死魂共鳴低語的聲音:「神族總有一天會後悔祂們在這片大地上的所 作所為。」   「嗚……放開我……」卡珊德拉痛苦地說。   「神族也終究也只是歷史洪流之中的一片落葉,但我們魔族不一樣。」   魔族?她的腦袋一片空白,卡珊德拉一直以為魔族只是離她的國度非常遙遠的存在。   現在……她會死嗎?   「魔族才是這片大地的永恆主宰!!」   待續…… *** 後記: 大家好,我是司令子, 好久沒更新了,不知道有沒有人還記得XD 我是在今年3月回鍋的(不知不覺也7個月了) 剛回鍋時我手邊的卡片實在不多, 阿波羅和卡珊德拉陪伴我走過痛苦的過渡期, 因此希望透過拙劣的文筆, 腦補他們之中的故事種種空缺, 也就是瘋頭還未交代的伏筆。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60.250.62.101 ※ 文章網址: http://pttman.com/amp/ToS/M.1540190645.A.FA7.html
1F:推 maxliao: PUSH 10/22 22:12
2F:推 ninguno: Push~期待下卷 10/23 12:16
3F:推 omyg0d2007: 推! 10/25 02:57